科学与灵性相遇的地方,克劳德·斯旺森(Claude Swanson)博士的精微能量研究

克劳德·斯旺森(Claude Swanson)是我们这个时代最先进的思想家之一,也是对精微能量科学领域进行研究的重要角色。 他是一名物理学博士,获得了麻省理工学院的学士学位。 并在康奈尔大学(Cornell)从事研究生工作,最终获得了普林斯顿大学的博士学位。他所受的教育帮助他培养了一个多疑但开放的态度。 如果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值得了解,他就想办法知道,即使那意味着要打破目前研究超自然现象的科学禁忌。 最终,斯旺森对传统科学形式枯燥、肤浅的表述感到不满意,并很快开始寻找罕见的途径进入古代文化和心理现象领域。 20多年来,他一直致力于寻找某些“非常规物理学”,以寻求发现“万物理论”。 他的任务是发现当今科学中缺失的环节,他相信这个秘密在于事物的以太或精微能量。 “我想了解宇宙是如何运作的。” –克劳德·斯旺森 在斯旺森博士的著作《同步的宇宙》中,他指出法拉第 (Faraday) ,麦克斯韦 (Maxwell)和牛顿 (Newton) 等许多历史科学巨人都知道超自然现象是真实的。 他说:“我知道,如果我排除真实的东西,那么我的理论将永远是不正确的。 同样,如果我被骗去相信一种伪造的现象,并将其包含在理论中,这也会使该理论错误。 因此,我有很大的动力驱使我去找出真相:摒除封闭的思想,和空洞的头脑。” 这是真正的科学思维! 由于他在应用物理学方面的高水平教育、培训和经验,克劳德对生命能量和灵性科学提出了全面而可信的观点。 例如,直觉敏锐的人长期以来就能够感知甚至看到一个人周围的能量光环。 但是,感知先兆并不是能够理解先兆是什么东西。 克劳德的研究使他研究了光环的物理原理,研究它是如何与身体联系在一起,并对我们的DNA产生影响。   成为该领域的佼佼者使斯旺森博士获得了当今时代最先进的技术。 为了发现有关人类意识的科学真理,他参加了涉及拉曼光谱仪的研究。 这台机器显示了包括水分子在内的分子之间的振动连结。 在实验中,看到水分子之间的连结随着接收能量的恢复而改变和移动。 考虑到我们的身体大部分是由水构成的,您可以看到这是能量愈合能力在生物学层面改变我们的证据。 斯旺森还对人类意识的可能性领域进行了其他研究。 ...

什么是CBD –大麻治愈力指南

最近,在世界某些地区大麻合法化,导致这个世界上最受欢迎的植物之一的科学研究蓬勃发展。 现在,几乎无论您走到哪里,都可以找到CBD补充剂,面霜和零食。 但是,CBD到底是什么?CBD对健康界有什么好处? 在大约一个世纪前大麻变得非法之前,人类与这两种类型的大麻植物之间有着长达10,000年的极融合的关系:精神活性大麻(Marijuana)和非精神活性大麻(Hemp)。大麻是一种含有精神活性化合物THC的物质,在20世纪30年代 之前被用于大多数药物中。 非精神活性大麻被用作布,绳索,纸张,建筑用品,燃料等必不可少的工业纤维。 既然此植物再次获得了广泛的文化认可,现代科学就能准确地了解这种植物如何以及为什么对人体健康产生惊人的影响。 尽管大麻品种因其治愈作用而久负盛名,但最近的发现表明,大麻植物中也隐藏着对健康有益的聚宝盆。 什么是CBD? 除工业应用外,非精神活性大麻还含有最高浓度的化合物CBD,大麻二酚的缩写。 在接下来的讨论当中谈到虽然CBD本身具有强大的功能,但科学证明了当CBD与它的姊妹化合物,四氢大麻酚或THC结合使用时更有益,特别是在疼痛控制方面。 CBD用来做什么? CBD已被证明是下列方面的有益良方: 减轻某些类型的疼痛和炎症 具有抗精神病作用 减轻焦虑 帮助抗击癌症 缓解恶心 可以治疗癫痫发作和其他神经系统疾病 降低糖尿病的发病率 促进心血管健康 研究仍在进行中,但似乎时间越长,对这种奇迹化合物的揭示越积极。   CBD对所有人安全吗? 是的,差不多是这样。 尽管人们普遍认为CBD是一种安全、温和的治疗方式,对成人、儿童甚至宠物都适用,但生活中的所有事物都有例外。 尚未确定CBD的致死剂量,尽管通常认为CBD对每个人都是安全的,但非常小部分的人群可能会发现他们对此感到敏感。 为了确保最大的利益和最低的风险,请寻找无毒添加剂的100%有机源。 CBD是否会改变您的意识? CBD不会使您感到情绪“高涨”或改变您的意识。 但是,如果您确实患有焦虑症,那么CBD可以镇定您的神经,使您感到更加平静。 关于CBD的另一个好消息是,只要您服用的产品不含THC,它就不会使您不通过药检。 数码CBD 数码CBD是将振动技术与数字媒体相结合的精微能量计划。 使用由精微能量学科创始人Eric W. Thompson(埃里克·汤普森)开发的专有程序,数字CBD通过您的电子设备广播了CBD放大的能量特征。 另外,与物理CBD不同,您只需购买一次数码CBD即可在余生中受益! ...

遥视和远程治疗从精微能量角度上的含义

在适当的条件下,所有人都具有强大的精神力量,这对世界上古代的精神传统而言已不是什么秘密。 一直以来,成千上万的人声称自己一生中至少有一种心理经历,其中许多人能够训练自己的第六感来变得准确和可靠。 那么为什么主流的“科学”叙事根本不存在ESP(超感官知觉)呢? 虽然这是向公众讲述的故事,但政府机构和大学实际上正在运用心理学并研究心理能力。 物理学家罗素·塔尔格(Russell Targ)和哈罗德·普索夫(Harold Puthoff)通过斯坦福研究所进行了此类研究,并且还与NASA和CIA合作进行了长达23年的计划。 这个计划利用了那些有能力使用一种叫做“遥视”的心灵技巧的人的天赋。 遥视是一种通过大脑准确地查看可能到世界另一端的环境的功能。 在此期间,塔尔格的遥视专家团队能够准确地查看和描述关键的战术信息,包括找到绑架受害者,并在中国核武器试验失败发生的三天前就预测到了。 根据塔尔格的说法,尽管我们已被人们相信,但实际上所有人在某种程度上都拥有ESP的力量。 这种自然的心理能力使人们能够描述在遥远的地方甚至未来发生的事情。 “意识不能用物理术语来解释。 因为意识是绝对基本的。 它不能用任何其他方式解释。” ―埃尔温·薛定谔 塔尔格和他的同事们收集了无数成功的结果,并在许多著名的科学期刊(包括《自然》和《科学探索》杂志)上发表了他们的工作。 他的结论是,通过使自己的思想平静下来并进入适当的意识状态,您与其他任何事物之间的距离变得无关紧要; 因为我们基本上生活在一个非局部时空中。 尽管这个概念已在佛教和新时代运动中流行开来,但非局部性现在已被物理学界确认为科学事实。 根据大量有据可查的记录,人类所能做的不仅仅是远距离观察-我们实际上还可以远距离影响个体的健康。 气功大师李继兴最能说明这一能力,他表现出了在3000英里之外阻止癌症的能力。 李继兴于不同时间在实验室条件下,在美国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杜克大学和美国亚利桑那州立大学等几所知名大学的被观察。 自从19世纪发现以来,通过无线电技术的实践也无数次证明了通过远程能量治疗获得的成功。 在物理学中讨论非局部性之前,阿尔伯特·艾布拉姆斯(Albert Abrams)和其他早期的无线电技术(Radionics)从业者将患者定位于亚原子级,以实现康复。 通过震骨机器仅使用患者的头发或血液样本进行远程诊断。 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结果也随之而来。我们拥有的治愈潜力超出了空间和时间。 经过适当的培训,我们有能力看到并积极影响他人的生活。 随着科学变得更加开放,并愿意承认这一事实,在不久的将来,我们可能会看到利用这种自然超能力的医学领域取得长足的进步。 资料来源: https://www.irva.org/remote-viewing/definition.html http://www.espresearch.com/JSE334Targ.pdf https://www.gaia.com/article/what-is-remote-viewing https://www.cia.gov/library/readingroom/docs/CIA-RDP96-00787R000300110001-8.pdf https://farsight.org/WhatIsRemoteViewing.html   

意识的准晶体本质

洛杉矶量子引力研究主任克利·欧文(Klee Irwin)分享他的任务,即是发现几何第一原理统一的空间、时间、能量、物质、信息和意识。 他与一组物理学家和数学家一起工作,开发了基于黄金比例和斐波那契链的E8准晶体量子引力框架。 欧文和他的团队认为,这种理论和研究有能力解决当前目前阻碍了量子计算技术的量子退相干问题,它还可以帮助科学家更好地了解低能核反应。 然而,更重要的是,如果这项研究成功,该模型将成为唯一能够为诸如光速之类的基本常数提供解释的微观第一原理“万物理论”。 欧文和他的团队还相信,如果证明是正确的,这种范例将有效地反驳意识和物质的几何世界是两件分开的东西的想法。 该模型是否解决了所谓的“身心问题”,这还尚待观察,并且值得商榷,因为它相当于一种微妙的还原论(即,将意识降低到微观几何形状)。 尽管如此,该模型还是引人注目的,因为它提供了对微妙意识体的纳米几何理解,可以说是意识所驻留的载波。

阴影整合的神经科学

我希望这篇文章将激发您使用自己的意识的力量来意识到您的影子,使其成为您的老师并加以整合。 随着我们越来越深入和专注于我们的心,先前无意识的阴影过程的识别和整合改变了我们的大脑。 阴影的整合是令人兴奋的,因为它突出了我们以心脏为中心的正念或意识改变我们的思想和身体的转化能力。 首先,阴影是什么? 根据瑞士心理学家卡尔·荣格(Carl Jung)的说法,阴影是由自我的被拒绝的方面构成的。 这些既可以是正面的也可以是负面的。 当我们狭隘地识别自己的社交面具角色时,就会出现阴影。 这个角色代表我们对我们的个性和习惯的认同。 它意味着缺乏意识,总是以自我的未被注意的方面为代价。 这是非常重要的一点,因为我们正在谈论的是对自己内在潜能的积极或消极缺乏关注。 因此,角色代表了对我们社会面具的过度关注-我们的个性,我们的思想,我们的观点,我们的信念和我们的偏见。 荣格教导说,当我们过度和狭隘地认同角色时,阴影(自我的未被注意的方面)开始破坏我们。 我们可能会设定一个有意识的意图,然后会出现无意识的过程,似乎破坏了该有意识的意图。 这种自我破坏是阴影(我们无人值守的方面)试图引起我们注意的尝试。 为了抵制对这些方面的认识,角色将阴影投射到其他人,事物和情况上。 我们如何识别阴影? 这种自我破坏的感觉是我们识别阴影的一种方式。 每当我们觉得自己无所事事是对的,意识的意图被弄乱时,这通常表明阴影在起作用。 我们忽视自己有一些自我的未被注意的的方面,这些都是试图引起我们的注意的方面。 识别阴影的另一种方法是通过阴影的现象学。 在现象学上,阴影在我们的第一人称体验中显示为对某种事物的强烈情感反应。 它可以是我们环境中的任何东西或任何人; 通常这是非常明显的。 当我们感到强烈的情绪冲动时,通常会伴有某种身体上的紧张感或收缩感。 这就是我们意识到这一点的方式。 例如,我们可能倾向于批评某人,或者我们可能赞美某人,例如:“哦,我的天哪,那个人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我不可能像他们一样。” 这些代表两种强烈的情感反应,一种是消极的,另一种是积极的。 实际上,我们所经历的是一种吸引力-一种情感吸引力。 它可能看起来像是一种厌恶,但这仍然是一种吸引力,因为我们的注意力被吸引到了我们不想要的东西上。 我们的注意力吸引了困扰我们的事情。 ...

形变宇宙

形态发生共振是一种拟议的程序,其中自组织系统从相似的先前系统继承内存。形态发生共振理论还导致对意识/大脑中的记忆存储以及生物遗传学有了新的解释。 从这种观点出发,不再需要将记忆保存在大脑内部,而大脑更像是电视接收机而不是录像机。生物遗传不需要编码在基因的表观遗传改变中,也不必编码在基因本身中;相反,许多物种是通过形态发生共振从该物种的过去成员遗传而来的,每个物种都有自己的非物理信息存储库(或场),这些存储库是通过习惯和共振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建立的。 物种的每个成员都继承了集体形态发生场,物种从中汲取了记忆。反过来,该物种的每个成员也通过习性告知这种遗传的形态发生场,该物种的后代将从中吸取并受到其影响。 在2007年9月22日于伦敦举行的“生物学转变”会议上的演讲中,剑桥大学毕业的生物学家鲁珀特·谢尔德雷克(Rupert Sheldrake)讨论了形态发生宇宙的含义。

气功大师严新医生的奇迹

传统的中国气功是一种古老的体系,它邀请从业者与宇宙力量建立“正确的关系”。 它通过不同的哲学思想和身体运动来整合思想,身体和精神。 随着对这种习俗的研究不断深入,人们发现了一些令人惊奇的事情,说明人类有潜力能治愈自己和他人。 气功由于已被证实可以增强人体各个层面的康复能力,因此已成为西方广泛采用的习俗。 气功有什么作用,它可以缓解体内的疼痛,在某些情况下,还可以治愈极端的慢性疾病。中国古代的一种精微的充满活力的艺术形式的现代大师之一,中国四川的严新医生 (Dr. Yan Xin),通过例子展示了通过适当激活和培养气可以为人类健康做些什么。 尽管严新成为西医,但他还是从小就开始与当地大师一起练习气功的传统疗法。 他毕生追求他的医疗实践,并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果。 他掌握气或生命力能量的能力正在使他的患者从严重的健康状况中康复。 严医生的患者无需使用止痛药即可缓解疼痛。 另外,与未接受积极治疗的患者相比,他们的康复更快。 有成千上万的有记录的案例表明,威胁生命的疾病(例如癌症,艾滋病,心血管疾病和神经系统疾病)已得到明显改善或被完全治愈。 即便是没有重病的患者,在接受严医生推荐的气功练习后,也显示出整体健康的改善。 身体的每个系统似乎都受益于骨骼和肌肉的结构系统,以及循环,呼吸,免疫和消化系统。 显然,当我们有意识地定期培养和转移精微的能量时,我们的身体会更好。   一个著名的例子甚至显示了气远程工作的潜力。 严医生应邀帮助中国最著名的核科学家之一 — 邓家贤,他正处于癌症的最后阶段。 当严医生开始与他一起工作时,他开始有意识地向他投射气能量,意图治愈他。 当严医生到达医院时,邓家贤无需麻醉就可以坐在床上,实际上已经恢复了正常功能。 尽管在这种情况下, 这个病人没有从癌症中幸存下来,但由于对气的常规治疗,他得以无痛地度过最后一个月。 这被认为是一个奇迹,并且有据可查的证据表明,齐能在缓解最极端疾病患者的疼痛方面发挥作用。 严新的工作得到了更多文献证明,包括骨折的快速愈合(在20分钟内),在2-3天之内治愈糖尿病,并使瘫痪在车轮上的女性能够在43年来首次行走。 这种享有“奇迹医治者”的美誉,使他有机会遍历中国和世界其他地方,与世界各国领导人见面,并展示了精微的能量在身体康复中可以发挥的作用。 这样的“奇迹”怎么可能发生呢? 随着科学开始将技术应用于气功的研究,一些有趣的事情变得显而易见。 首先,拉曼设备使我们能够观察水分子键的变化。 ...

荣格阴影:现象学,检测与意识整合

精神病学家卡尔·荣格(Carl Jung)的阴影概念构造是由自我的被否认的各个方面组成(1959,第20页),其内在隐藏了把金钥匙,这不仅是理解各种战争和仇恨趋于发生的关键,同时也是防止它们出现的解决方案。 这种冲突源于狭窄而狭隘的观点,荣格声称,阴影本身是对人格(社会面具)的狭隘认同的结果,以牺牲自我未被关注的方面为代价(Bennett,1966,第117页)。 由于个人的注意力习惯性地过分地集中在人格的外表上,因此,人格中更深层的、被忽视的方面不断破坏个人的有意识意图( 荣格,1959,第123页)。为了解释这些挫折,同时也避免了其真正原因,阴影被方便地投射到其他人身上(Bennett,1966年,第119页),从而导致通常被视为威胁和不友好的环境(Wilber,1979年,第82页)。无论阴影是表现为暗中轰炸公共建筑物的战争抗议者, 一个几乎把埃迪·范·哈伦(Eddie Van Halen)奉为神话的吉他新手,还是一个暗杀堕胎主义者的反堕胎极端分子,它总是代表着这种角色所缺乏的特质。这样,对阴影的细心检测和有意识的整合似乎将为驯服人类更黑暗的方面以及利用其最大的潜力提供真正的解决方案,尤其是如果越来越多的世界人口愿意实践的话。 本文探讨了一种第一人称的现象学方法来检测和整合阴影,以及第三人称的结构化发展观点,据信这是阴影融合的结果。 从对超人类的心理学和佛教正念实践的洞悉中,借鉴第一人称经验和逻辑论证,可以得出这样的理论:培养有同情心而有意识的意识不仅能够检测阴影的存在,而且还能够轻而易举地发现阴影的存在。 面对并整合到人格中,从而与整个世界发展出更深刻的自我意识,无需天生就否定自我的任何方面,因此无需在经验丰富的自我之外投射任何这些方面的自我。 阴影识别的现象学 荣格阴影心理投射的第一个迹象表现为对环境中任何人或任何事物的强烈情感反应(Wilber,1979年,第94页)。 更准确地说,这种情感的第一人称体验感觉是发自内心的,冲动的和自动的,更像是无意识的反射而不是有意识的,有意的反应(Bennett,1966,第119页)。 然后,由这种情感引起的本能反射会将感觉的来源向外投射到其他人,事物或处境上,通常是在情感上刺鼻的批评和指责(1966,第119页)。 实际上,正是这种趋势可以作为阴影在起作用的主要指示。 通过意识地意识到正向或负向吸引了角色的人,除了伴随着这种吸引的向外集中的感知之外,还可以识别阴影(Welwood,200,第208页)。 令人惊讶的是,基督教《新约》可能对如何检测和整合阴影提供了精妙的见解。 耶稣在坐骑上著名的登山宝训中问道:“为什么您看到哥哥眼中的刺,却看不到自己眼中的木梁? 当木梁在你眼中时,你如何对你的兄弟说:“容我把你眼中的刺去掉”而木梁还在你眼中”(马太福音7:3-4)。 他在这里的目的似乎是鼓励他的门徒在发现错误的过程中研究自己的第一人称经历。 他的重点是询问这种批评的产生原因和方式,尤其是它的发展是如何因未能承认自己内部更大的缺陷而产生的。 为了帮助听众更清楚地看到他们的尖锐批评是如何来自对角色的过度认同,他直接对角色说,你这个伪君子,先把木梁从你的眼睛里移开;这样,你就能看得清楚,把你弟兄眼中的刺拔出来”(马太福音7:5,《新美国圣经》)。 有趣的是,这里使用的希腊语根(伪君子是音译)指的是扮演角色的演员。 同样,荣格的人格概念仅指“演员的面具”(荣格,1959年,第20页)。 另外,耶稣建议,由于对内在世界的更多了解,以及对阴影的专心管理,将会出现两种截然不同的特质:1)清晰的知觉; 2)一种和平的性格,其动机是帮助和服务他人,而不是发现错误和责备。 通过意识意识整合阴影 “我看了看,然后看了看,就是为了看一看: 我以为是你和你, 其实是我和我”(威尔伯,1979年,第95页)。 到目前为止,很明显,投射的内容是人物角色拒绝承认的秘密特征(“秘密”)。荣格的前导师弗洛伊德(Freud)宣称结束“意识的个人内容的这种外在化”时,他宣称“身份在哪里,自我就应该存在”(Freud,1965)。弗洛伊德在这里直言不讳地说道:“在那里,我将成为。”正如雷古音(LeGuin)的《地海奇才》(A Wizard of Earthsea)中的主角,盖德(Ged)一样,有目的地面对并亲密拥抱他自己以前的破坏性阴影(1975),而阴影也通过有意识地用其对立面有意识地解决角色而得到整合(Wilber,1979,p。1)。 ...

教会的疗愈共鸣:神圣空间中的音流学

无论您是否信奉宗教,在大多数情况下,走过宏伟的大教堂,庙宇或其他神圣地时,很难不会让人感到赞叹。 虽然这些地方肉眼可见的宏伟壮丽也许是引起敬畏之感的明显原因,但研究人员最近发现了前往神圣地点时感到平静的另一个可能原因。 在本文中,我们将介绍最近发现世界各地大教堂内部精微能量的实验,观察和发现。 利用音流学,一种允许声波通过沙子或水介质转化为视觉图像的技术,我们发现发生的事情远远超过了眼睛所能见的。 从这些发现中的证据显示,这些大教堂的建筑师早在现代科学家之前就已经掌握了音波学知识和声音的治愈能力。 合唱团,管风琴和建筑本身可能已经好几个世纪以来一直在治愈教堂的访者。 空间的精微能量也不仅限于教堂,每一个自然的和人造的结构都散发着自己精微能量的频率,而我们无意间受到了它的影响。 坦妮亚·哈里斯(Tanya Harris)的声音架构 坦妮亚·哈里斯撰写了一篇有关该主题的有趣读物。 她参观了欧洲各地的各个教堂,录制了每个教堂安静的状态大约7分钟,然后播放录音,同时再次录制已放大的声音。 一旦获得可听见的样本,便创建了自己的音圈装置,并通过光和水播放声音,以观察每个教堂的频率所产生的模式。 结果无非是惊人的。 产生的图案类似于大教堂中常见的经典彩绘玻璃玫瑰窗。 一个教堂的共振频率甚至显示出与黄金比例成比的五角星。 解读罗斯林教堂的奥秘 这个15世纪的教堂最近因其被恰如其分的写进在丹·布朗(Dan Brown)的小说《达芬奇密码》中而广为人知。 几百年后,该建筑的秘密终于向斯图尔特·米切尔斯(Stuart Mitchells)和他的父亲揭露,这个过程花了27年的时间才解决。 米切尔夫子对雕刻在大教堂墙壁上独特的立方体建筑中的图案特别感兴趣。 立方体被演奏音乐的天使雕刻框住。 通过将这些模式与音圈频率进行匹配,米切尔解码了中世纪的音乐,现在被称为罗斯林赞美诗。 对古老秘密的现代诠释 教堂内的循环共振的力量不仅限于从建筑中散发出的精微能量。 合唱团也为典型的宗教经历这种不言而喻的方面做出了贡献,最近的艺术装置就证明了这一点。 受俄勒冈州波特兰市三位一体主教座堂的要求启发,艺术家雪莉·索科洛夫斯基(Shelly Socolofsky)与音流学专家约翰·斯图尔特·里德(John Stuart Reid)合作设计了一种与众不同的视频投影体验。 他们使用直径为6英尺的水池作为集水装置,使教堂合唱团演唱的朝圣者赞美诗的声音清晰可见。 尽管该计划是用传统的基督教派声音创建的,以教堂的钟声共鸣开始,最后以巴赫的托卡塔和赋格曲结尾,但视觉效果让人回想起东方神秘传统中的曼荼罗。 最终的结果被命名为“圆锅”,被投射到教堂,吸引了大批群众观看独特的多媒体艺术作品。 音流学,共鸣和音调可用于治疗 科学研究正在验证音波的细胞学治愈能力。 罗格斯大学的Sungchil Ji教授进行了一项实验,得出的结论是,与静坐的血细胞相比,暴露于古典音乐中的红血球的寿命显着提高。 因为我们的身体是由液体构成的,所以通过音乐和声音的共鸣形成的美丽图案在我们体内创造了治愈的图案。 ...